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urenlaobao2009的博客

以文会友,交流提高

 
 
 
 

网易印象派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网易印象派

 
 
模块内容加载中...
 
 
 
 
 
 
 

潜规则(一百六十三)

2017-8-2 18:57:04 阅读10 评论0 22017/08 Aug2


?潜规则(一百六十三)


        等几个人体检拍照完毕后,被一个警察领着到了财务科先缴纳了每天二十元的伙食费后,便在伙食管理处每人领取一只搪瓷小盆和一付竹筷,又在被服科每人领取了一件号衣套在身上,然后才被送到了拘留室。


       刚刚走进那个铁栅栏门后,几个村民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一条长约十几米的木板大通铺上,一个个正襟危坐着各种年龄段的男人们。有一个村民忍不住说道:“我操,这拘留所的大通铺怎么和几十年前的马车店一样啊?”。


    “三十五号,不要乱说话,不然就去禁闭室处罚你。”,那个领队的警察威严地喝道,吓得那个村民一个哆嗦,再也不敢乱说乱动了。


     “大家挤一挤,给这几个人腾一点空。记住拘留所的纪律谁也不能违犯,否则重罚。二十一号,你是老师,带他们学习一下拘留所条例。”,那个警察交代完毕后,立刻捂着鼻子走出满是尿骚味的房间。


     “好家伙,一下子就来了六个,这回我可解放了。”,一个瘦小猥琐男人看着新来的几个人,开心地命令着:“哎,我说你们几个新来的,从现在开始,这个房间的尿桶和卫生就归你们几个了。这两天可快熏死老子了,今天终于等来接班地了。”。


    “你们几个过来,跟我学习纪律条例。”,一个戴着眼镜穿着二十一号服装的老头费劲地从大通铺上爬了下来,颐指气使地指挥着刚刚进来的六个村民。


    “他妈地学什么条例?老子就是这里的条例。你们几个给我滚过来,先来拜见老子。老子就是这里的老大,赶快把你们身上所有的钱都给老子交出来,慢一步的老子马上就让他生不如死。”,一个三十多岁看似满身刺青的高大男人,看到警察出去锁门后,立刻威风八面地站立在大通铺上,恶狠狠地对着那几个人恐吓起来。


    “俺们几个可也是有大哥的,俺大哥刚才在检查身体地时候因为调戏那个女医生,被他们关禁闭了。要不,等明天俺大哥出来,你们再商量下怎么样?”,一个村民听说要钱,立刻大着胆子对着那个壮汉请求着。


    “什么?你们几个是一伙的?还有大哥?这么说你们就是真正的黑社会喽?既然你们大哥敢在那么多警察面前调戏女警官,看来一定是一个不要命的主喽?”,那个本来想仗势欺人的壮汉一看他们人多势众,立刻面条一样软绵绵起来:“嘿嘿,刚才兄弟是跟你们开个玩笑,几位哥哥可别当真了。等明天咱大哥一出来,还请几位哥哥多多美言几句,这里兄弟先给几位哥哥赔礼道歉了。”,那个壮汉说着,早已一下子跳下通铺,忙不迭地跑过来挨个和几位村民握手致意。


作者  | 2017-8-2 18:57:04 | 阅读(1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潜规则(一百五十九)

2017-7-29 13:19:12 阅读13 评论0 292017/07 July29

?


                    潜规则(一百五十九)



          看着所长颐指气使地样子,小李心里暗暗骂道:你他娘地得意个啥?不就是设个圈套让人往里钻吗?他妈的中国从古至今到处都是官大一级压死人,等老子熬出头也当个小官地时候,一定也要在下属面前吹胡子瞪眼地好好耍耍威风。脸上却挤出一副媚笑点头哈腰地说道:“所长用的计策我这个榆木脑袋肯定是想不出的,请问所长您的一箭双雕到底是什么计策?”。


     “哈哈,我就知道你们这种低智商的人是不懂三十六计的。我的计策对魏丽丽来说是《釜底抽薪》;对他们几个土老帽来说是《请君入瓮》;对我们所里的工作指标来说是《锦上添花》,你能听得懂吗?”,所长依旧得意地哈哈大笑着。


     “您想想,就凭我的这智商,您就是打死我也明白不了呀,还请所长详细教导一下吧。”,小李假装一副百思不得其解地样子请教着。


      正说着话,突然一声汽车喇叭声,一辆标有《文物管理局》的越野车停在了派出所门口。车上的魏丽丽还没有下来,就开始打起了招呼:“陈所长,这么有雅兴呀?都上班时间了,还在门口锻炼身体呢?”。


      “哎呦,哪阵风把您这个贵人吹来了?您是来下边检查工作?还是来给老张查岗?要是检查工作,我们派出所全力配合。要是查岗,我保证老张从来没有犯过任何男女错误。”,陈所长一边半开着玩笑,一边上去拉开车门,去紧紧握住魏丽丽的小手:“欢迎魏局长光临视察工作。”。


     “哈哈,陈所长真会开玩笑。对于老张,我早就睁只眼闭只眼了。对于工作,我还是要不定期巡查一下的。毕竟现在盗墓猖獗呀,我如果不取得第一手资料,这文物保护工作就要落后于盗墓分子的破坏行为了。对了,你们这里最近发生没有发生什么和文物沾上边的案件呀?”,魏丽丽以同样调侃的语气顺水推舟地把话题转移到自己最关心的事情上来。


     “哎呦,魏局长真是活神仙了?我这里刚好接到一个山里边几个农民报案,说是一个武状元坟被挖了。这些监守自盗的家伙们怎么能逃过我的法眼呢?我当场就指出他们的破绽,果然没有看错,他们就是一伙贼喊捉贼的人,并且马上交代出后台老板来了。我一听也不能不给后台老板一个面子呀?所以就以盗墓未遂把他们几个行政拘留了。否则,要是按照法律程序认真追究起来,那个后台老板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地。”,陈局长打着哈哈,一语双关地回应着。


    “啊!”,‘我说怎么都快九点了,还等不到派出所立案的电话呢?原来是这几个家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造成的。事情既然这样了,我就看看你个老狐狸葫芦里还能卖什么药?’,随着魏丽丽一声无法控制地惊讶思绪,随即魏丽丽压下内心地慌乱,一脸平静地说道:“那陈所长想怎样保护那个后台老板呢?”。


    “这个吗?就看那个老板怎么表现了。实话告诉你,我是非常希望对那个老板财色双收的。”,陈所长看着魏丽丽那虽徐娘半老却依旧丰满妩媚地优雅神态,不自觉地吸溜一下口水接着说道:“大家都是聪明人,当然是希望双赢局面,而不是相互拆台吧?”。


    “哈哈,陈所长果然是个爽快人。既然你喜欢不吃嫩草想啃篱笆,今天我就让你换换口味。不过到时候你配合不好,可就别怪我手段不地道了。”,魏丽丽立刻飘起勾人的眼神,两人心有灵犀地哈哈大笑起来。


作者  | 2017-7-29 13:19:12 | 阅读(1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潜规则(一百五十五)

2017-7-25 8:37:45 阅读11 评论0 252017/07 July25



                 潜规则(一百五十五)


         到了第二天早晨,刚到上班的时间,早早来到派出所的协警小李就看到派出所门前,横七竖八躺在地上几个衣衫褴褛的乞丐。


       小李害怕一会领导来了责怪自己工作不力,立刻吓得连连飞起无影脚,挨个在那些乞丐屁股上使劲发功:“哎哎,都赶快给老子起来,赶快滚一边去,越远越好。你们也不看看,这衙门口也是你们这样人敢呆的地方。”。


    第一个被踢醒的乞丐一骨碌爬起身来,一边揉着满是灰尘汗泥的眼睑,一边懵懂地嘟囔着:“他奶奶地了,这都忙乎一夜了,刚躺下想睡一觉做个好梦呢?村长你怎么这么心急呀?是不是魏局长开始发钱了?”。


     “哈哈,我看你是做梦娶媳妇---想好事地吧?这里是派出所的大门口,你他妈的再不滚,老子一会就把你们全拷起来,正好俺的拘留指标还没有完成呢。”,协警小李听着那个乞丐莫名其妙的梦话,立刻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哎呦,怎么才睡这么一会就太阳晒糊腚了?”,另一个被惊扰的乞丐惊讶地看着小李的制服,一下子就像见到亲人似地立刻拉住紧紧摇晃着:“同志呀!俺可见到领导了。俺是来报案的,俺村的祖坟被人给掘了,现在请领导做主,一定要给俺祖宗一个交代呀?”。


      “去去去,你开什么玩笑?你家祖坟被人掘了,你去找你们村长解决去,在政府门口瞎闹什么鸡巴蛋?”,小李不耐烦地使劲甩开那个乞丐黑乎乎的一双脏手。


      “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俺来报案的农民呢?就是连魏局长都会敬俺村长三分呢!”,另一个乞丐看不过去地在一边嘟囔着。


       “你他娘的会说话不?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那些事情是能随便在别人面前显摆地吗?我看你小子活得腻歪了吧?”,那个被小李训斥的乞丐,突然发火对着这个帮腔的乞丐极力训斥着。


      “好吧,怨俺话多,以后不管遇到啥事俺都当哑巴还不行吗?”,那个被训斥的乞丐开始喏喏着退到一边。


     “小李呀,这都到上班时间了,你不开门打扫卫生,在这里和这些乞丐们瞎咧咧什么呀?”,随着一辆闪烁着警灯的警车嘎吱一下停止,一个西服革履半秃顶的中年人,一边打开车门,一边对小李吆喝着。



     “报告所长,他们几个是来报案的,协警李志刚正在调查处理,等待首长最后指示。”,小李看到秃顶男人,立刻老鼠见了猫一样立刻先躬身弯腰把那个男人扶下车,然后一个立正姿势敬礼汇报着。


作者  | 2017-7-25 8:37:45 | 阅读(1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潜规则(一百四十三)

2017-7-10 20:09:49 阅读15 评论2 102017/07 July10


                

                 潜规则(一百四十三)


       等张解放回到张素素家里的时候,看到自己走时虚掩的房门已经紧紧关闭了。张解放试着推了一下,立刻轻轻地敲击起来:“素素,是我张解放又回来啦。在村委会里的那几个家伙的呼噜实在是太凶了,吵得我根本睡不着。”。


     等张解放轻轻敲了几下后,才听到房间里素素摸索着起床的声音,立马按捺住兴奋的心情,假装无可奈何地叹气道:“哎,你瞧瞧我这趟苦差事,夜里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找不到了。”。


   “吆,领导怎么不在村委会住下,怎么又跑到俺这个小庙里来了?俺这里可不是什么窑子店,也不是你随便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素素赤身裸体地堵住门口,故意蛮横地刁难着。


    “你看看你,怎么刚才还跟菩萨奶奶似的好人一个呢。怎么一转脸就变得六亲不认了呢?我这回来还不是惦记着明天整理你曲牌地事情吗?再说了,咱俩的关系已经不是一般工作关系了,而是无法分割的革命友谊了。”,张解放一边嬉皮笑脸地伸手去抚摸张素素那依旧坚挺的乳房,一边用淫邪的目光在朦胧夜色里上下打量着素素的身材,嘴里不禁啧啧夸赞着:“你瞧瞧,这真正杨柳细腰的漂亮身材,真正是在美女中也难得一见呢。一看到你这么美丽的女人,我实在是又忍不住想要了。刚才太匆忙了,没有玩过瘾,现在咱俩好好补一补吧?”。


   随着张解放霸王硬上弓得强势,张素素假装生气半推半就地被推到那个古老的大床上,又开始了一场更加激烈颠鸾倒凤地鏖战。


    等到张解放气喘吁吁地败下阵来地时候,张素素故意若有所思地说道:“你走了以后,俺越想越感觉这个大床不能卖。你想想,如果俺卖了这个大床,以后会这样手艺的木匠都绝种了。俺这大床可是独一无二的宝贝呢?你就是给再多的钱,俺也不卖了。”。


    听到张素素反悔,张解放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我说你们农村人没文化就是不知道个天高地厚,这种事情是你想怎样就能怎样的吗?你们根本不懂什么叫《文物法》。那法律规定:所有在中国境内,无论地上还是地下的文物,一律归国家所有。我是为着面子给你们俩钱买你们的,如果按照法律,就是一个子不给你们,你们也得乖乖交公才行,否则就是违法,要受法律制裁的。”。


   “那什么《文物法》,不就是明抢吗?那和土匪大马子有什么两样呀?”,张素素不满地抗议着。


   “哈哈,你又不懂中国法律的性质了吧?中国法律就是政府说了算,没有你可以讨价还价的地方。”,张解放深为自己的计谋即将得逞而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


作者  | 2017-7-10 20:09:49 | 阅读(15) |评论(2) | 阅读全文>>

潜规则(一百四十一)

2017-7-6 12:17:46 阅读13 评论0 62017/07 July6



                潜规则(一百四十一)



    看看眼前那些即将到手的天价古董,再看看这个只有欲望没有情缘的山村小女人,张解放心里迅速取舍了一下,决定决不能因小失大,节外生枝。于是很快就板起脸严肃地说道:“张素素同志,你不要误解我的意思好吗?我来你这里是来工作的,不是搞什么不正当男女关系的。再说,我是一名共产党员,即使是在任何时候,都要坚持住党性,不能给党脸上抹黑。现在,我感觉酒喝得太多了,咱们的工作明天再进行吧?我现在就去村委会凑合一夜,明天我再找你了解一下你的曲牌。但我保证一定要举荐你成为咱镇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哎呦,领导怎么生气了?是哪里不对劲呀?俺感觉你刚才还像别的男人那样猴急地不行呢?怎么一看到俺的大床,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你别因为俺山里人没有见过世面,就凭你现在的表现,俺就知道俺这些物件都是好东西了。张素素一边依旧蛇一样地双手在张解放身上乱摸,一边顺势滑向张解放已经开始膨胀的裆部。”。


   “唉,这他妈的谁都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呀?老子实在是受不了你的引诱了。现在老子是个男人,等老子快活完了,再做党员也不晚。”,此刻被张素素撩拨得火上浇油的张解放,早已把自己刚才的得意权衡扔到九霄云外去了。


    经过一会相互配合的激情鏖战后,张解放大汗淋漓地喘息着说道:“真想不到你们山里的娘们比城市里的小姐还疯狂呢?今天认识你是我最大的收获,不过我还得给家里打个电话,不然我怕夜长梦多坏了好事。”。


   “怎么了,这些老物件对你就那么重要吗?再说这几十年了都没人要,难不成明天它们就都长翅膀飞走喽?”,张素素已经也累得瘫软下来,只是两只小手依旧在张解放身上假装留恋地摩梭着。


    “唉,你是不知道现在的文物贩子们有多贼?你想不到的地方他们都会去几趟,不知道你们这里为什么没有文物贩子来过?要不然,这些老东西早就被他们买光了。”,张解放不解地自言自语着。


   “奥,你是说这些呀?不是没有文物贩子来过。只是那一年来了几个文物贩子,不知道怎么那么倒霉,在进山的时候翻车了,死伤了好几个。从此,那些文物贩子都传说俺这里有恶鬼当道,这几年一个文物贩子也没有来过。”,张素素立刻给出了答案。


   “啊,我就说嘛,还有他们那些人找不到的地方?看来这是老天爷给我留下的一条金光大道呀?我如果不好好把握,那肯定是连老天爷都要不高兴的。”,张解放的心头一阵轻松,立刻迅速地穿好衣服,回头对张素素说道:“现在,我更得给家里打电话了,否则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


作者  | 2017-7-6 12:17:46 | 阅读(1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潜规则(一百四十)

2017-7-5 14:21:08 阅读13 评论0 52017/07 July5

?


                潜规则(一百四十)


     “什么,你要将这个大床烧了?我的小祖宗,你就饶了我的小命吧?人吓人,可是会吓死人的。”,张解放听到张素素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心中立刻大喜道:“看来这里还没有来过什么文物贩子,否则这个乡下女人多少会知道一点这个大床价值的。既然如此,那就是老天爷都在帮我发大财呀?”。随后,张解放假装漫不经心地问道:“你家除了这个大床之外,还有什么是当年破四旧时留下来的东西?还有,你们村子里别人家还有没有这些破烂呀?”。


    “奥,这些旧东西家里倒是有一些。我知道是俺婆婆屋里有一个带着帽子的磁坛子,那里面盐着鲜鸡蛋呢。家里还有几个青瓷大碗,有的放在猫窝里喂小猫盛水喝。还有三个个盘子常年放在八仙桌上年里节里的摆供品用,不知道你问这些破烂干什么?”,张素素好奇地瞪着一双开始警惕起来的大眼睛。


    “哈哈,是这样,我不是在镇文化站工作吗,平常喜欢研究一下旧社会的老东西,看看它们还有什么价值没有?所以家里摆的大部分都是这些破烂。今天在这里看见了,就随口问问。如果你们放在家里没什么用?你看能不能我买些新的跟你们换旧的?”,张解放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慢慢解释着,内心却激动得就像怀揣十几只活蹦乱跳的兔子一样,慌慌地无法控制的血液快速膨胀流动着。


   “嗨,既然是领导喜欢,俺家里的旧东西都送给你了。只是别人家的,你愿意用新的换旧的,他们肯定高兴还来不及呢?”,张素素表面很大方地应承着,心里却咕噜噜地打起了主意:“看来这个家伙以为俺山里人都是傻瓜呢?只要你领导想要的东西,那肯定不是破烂了?如果你不再拿出一点钱来,谁跟你以旧换新呀?门都没有。


   “那你村委会的那部电话还能打出去吗?我想给我老婆打个电话。”,张解放早已顾不上素素的美色,早已被这些天价老古董撩拨得心神不安,欲先得而后快了。


    “都这么晚了,领导不能明天再打吗?再说了,你不想试试俺的绝活‘十八摸’吗?”,张素素一脸妩媚妖气地笑着,一边伸手给张解放脱衣服。


作者  | 2017-7-5 14:21:08 | 阅读(1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潜规则(一百三十九)

2017-7-4 13:28:24 阅读13 评论0 42017/07 July4



               潜规则(一百三十九)


      等六子一把表格接过去,张解放就急不可耐地说道:“哎呦,这顿好菜实在是快要撑死我了。你们几个先慢慢填表,等明天我回去地时候,别忘了交给我就行。现在我要开始跟张素素同志的工作了,今晚我要详细了解一下她所掌握的曲目,是不是符合社会主义正能量的观点。”。


    “哈哈,领导恁忙恁的去吧。素素的那张大床结实着呢,哪年不在上面滚几个男人。”,刘奇一边酸溜溜地送别着张解放,一边拿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张素素喜不自禁地背影。心中忍不住愤怒地骂道:他奶奶地了,本来马上就要到嘴的熟鸭子,老子连是什么味道都没来得及尝尝呢?就被这个装逼的家伙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夺走了?不行,老子一定要把这件事记下来,作为以后报复他们这对狗男女的黑材料。


    很快。张解放在张素素的亲密搀扶下,半醒半醉地来到张素素的新房里。只见一张床沿带着木板雕花古香古色的大床上,上边是高高的同样雕花的顶棚围栏。细看那些雕工可谓美不胜收,而那没有上漆却因为时间久远,而被人摩梭得锃光瓦亮的木材,处处无不让张解放这个半拉子文物迷,顿时眼前一亮,立刻酒意全无。他心里暗暗惊呼了一声:我的妈呀,这不是明代官场流行的金丝檀木凤帐雕花床吗?怎么还能在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保存得这么完好,实在是难得一见的宝中重器呀。随后,张解放醉眼迷离地问道:“哎呦,怎么这里还有旧社会封建残余的东西呀?怎么没有在破四旧的时候给烧掉呀?”。


   “奥,领导是说这张老床吗?听俺婆婆说,当年俺这里的在清朝地时候,出了一个武状元。这东西原来就是武状元睡觉的大床。当年俺这边的爷爷是个造反派,因为没有房子,就住在了当年武状元的家里了。破四旧地时候,他们拿大刀批了几下,发现木头太硬了,就留在俺爷爷这边保管,等上级领导来了地时候预备用大火烧掉的。谁知道以后大家伙忙着大串联,就这样把这件破东西给留下来了。因为太沉,几个人都拖不动,所以就一直放在他家老房子里放粮食袋子来着。是俺有一天看见了,感觉很喜欢,就找村里的一个老木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拆开搬到俺房里,又用十几天才勉强拼装上的呢。领导要是感觉留着这东西不合适,俺就再求老木匠把它拆了烧火做饭就行了。”,张素素看了一眼自己心爱的大床,心想,领导要是不喜欢,也只能忍痛割爱把它当劈材烧火了。


作者  | 2017-7-4 13:28:24 | 阅读(1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潜规则(一百三十八)

2017-7-3 13:27:49 阅读13 评论0 32017/07 July3

?

            潜规则(一百三十八)


“那都是正事也得有个先来后到吧?这可是俺先请你来写报道,然后才扯出张素素这个半路上的程咬金。所以,俺看这弘扬社会主义正能量地事情才是最大的事情。”,刘奇仗着几分酒意,开始反驳起来。


  “好好好,当然是你的事情优先了。现在我正在酝酿草稿,不知道你们几个是不是党员呀?”,张解放一边幸福地品尝着张素素殷勤夹起送到嘴巴的美味,一边摇头晃脑地打起了官腔。


  “嘿嘿,在咱这穷山沟沟里,除了外村在俺这里挂名的一个党支部书记之外,还没有一个是党员的,所以俺村里只有村长。反正是只要当上村长,就是村里的土皇帝了,也就没有谁愿意多操心是不是党员了。”,刘奇感到尴尬地回答着。


  “哈哈,老子一来地时候,就考虑到这个问题了。所以提前未雨绸缪地带来了几张党员申请表,你们每个人填一份,一定要记住申请日期要提前三到五年,这样才能显现老共产党员的模范先锋性了。”,几杯老酒下肚,张解放也开始放开形象,不再故意文明地咬文嚼字,而是露出真实的本来面目,开始把张素素拉进怀里上下其手了。


“他奶奶地了,几杯猫尿下肚,就露出你的猪八戒本质了吧?刚才还一个劲绷着装B,现在就开始猴急地想吃奶了?”,刘奇看着张解放在张素素身上肆无忌惮地动作,立刻强压怒火,陪着笑脸说道:“领导这是要看俺地笑话吗?你不知道山里人基本都是不识字的大老粗,你就是叫俺比葫芦画瓢,俺也没有本事捏住那个笔呀。”。


“哈哈,不要着急,这些老子都是想到地。你们这个六子不是小学毕业吗?我这里有一份填好的标准表格,你叫他只改个名字,其余全都一模一样就行了,反正报上去也没人看。”,张解放早已胸有成竹地一脸鄙夷笑意,随手把挎包里的几份表格递过去。


作者  | 2017-7-3 13:27:49 | 阅读(1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潜规则(一百三十七)

2017-7-2 20:52:06 阅读12 评论0 22017/07 July2

?       潜规则(一百三十七)


听着张解放嘴里那些自己平常根本听不懂的文词,刘奇惊讶地张大嘴巴问道:“怎么着,她奶奶一个当年的破窑姐,现在还成什么遗产了?那现在她奶奶就是再值钱,也不管用了呀?俺估摸着她奶奶的骨头都得沤成渣渣了。”。


 “哈哈,这种事情和你们没文化的农民说不清楚。素素的事情等我明天听听她的曲牌再做决定。今天最重要的事情还是你们‘学雷锋小组’该怎样宣传出去地事情。”,张解放一边使劲夹起盘子里一块不知什么山里小动物的瘦肉,仔细品尝着细嚼慢咽,一边连声夸赞着:“好,这野味的肉就是和家养的不一样。不光劲道耐嚼,而且异香扑鼻呀。”。


  “奥,领导你吃的那是穿山甲。这盘是野兔;这盘是田鸡;这盘是油獾;这盘是蟒蛇;这盘是猞猁;....”,张素素一声一声领导叫着,一盘盘边介绍,边夹起一点来送到张解放的嘴边:“领导你尝尝,看看喜欢哪一种,到走得时候,俺好安排人给你带上一些。”。


看着现在给自己争风头的张素素,刘奇早已气得脸红脖子粗了。趁着敬酒地功夫,粗暴地打断张素素:“你行了不?还有点规矩没有?那是领导,又不是你喂得猪,经得住你那样紧喂吗?一会领导撑坏了,老子要你吃不了兜着走。来,领导,咱先喝一杯,再研究研究正事要紧。等晚上睡觉地时候,再让这个小娘们伺候你去。”。


“哈哈,你们俩的事情都是正事。一个是弘扬社会主义价值观,一个是发掘保护国家文化遗产。这两件事不分彼此,都是国家大事。”,张解放一边和张素素眉来眼去,一边应付着刘奇不满地啰嗦。


作者  | 2017-7-2 20:52:06 | 阅读(1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潜规则(一百三十六)

2017-7-1 20:14:17 阅读15 评论0 12017/07 July1

?


                      潜规则(一百三十六)


    看到张解放那副馋猫见了腥鱼的臭模样,刘奇心里早已是满腔醋意,心里酸溜溜地骂道:他娘的,这人怎么一有点小小的权力,就全他妈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感觉天下美女都是他的似地。看来这权力就是他娘地一副无所不能的春药,只要是在中国,从古到今用在什么地方,都能让那些有权有势的人为所欲为。而表面上却是一副诚惶诚恐地样子对张素素说道:“素素,怎么这么不懂规矩呀?这还用我教你吗?看不到领导坐在那里等你吗?”。


   “村长,俺这不是忙着端盘子吗?等忙完了俺还用你说吗?俺当然知道该坐在什么地方了。”,素素笑眯眯地望着早已猴急的张解放,转脸狗仗人势似地对刘奇不屑地训斥着。


   “呵,这连个丫环还不是呢,就开始端起正宫娘娘的谱来了?你别的本事没有学会,这孙猴子顺杆爬的本事你倒是不学就会呀?”,刘奇突然感觉好像受了什么奇耻大辱似地,恨恨地说道:“既然你愿意犯贱,那就来一首你奶奶教你的《十八摸》,给咱领导开开眼。”。


   “什么《十八摸》呀?怎么还是你奶奶教你的?”,张解放听着刘奇话中有话的气话,立刻感兴趣地追根问底起来。


   “领导你不知道,他奶奶解放前是在窑子里卖唱的窑姐。解放后因为政府打击妓院,才嫁给他那已经五十多岁在妓院门口拉黄包车的爷爷。她奶奶年轻地时候,是俺们这里有名的‘万人迷’。每天堵住他奶奶家门口听小曲的人,民兵赶都赶不走。后来政府以‘流氓罪’把她奶奶劳教了几年后,就活生生疯掉了,可那唱小曲的本事却被这个张素素给偷偷摸摸全学会了。她那些流氓小曲你要多少有多少,还有她的长相活脱脱就是她奶奶那个狐狸精的模样,只要见到有点权力的就往领导怀里钻。”,看到翅膀还没扎齐就想乱飞的张素素,刘奇不怀好意添油加醋地卖起张素素的家丑。


   “什么,你奶奶过去是场子里卖唱的?那你一定会很多失传的曲调喽?现在国家正在大力提倡弘扬国学,大力挖掘整理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也正想从这方面入手整理一下地方曲牌,正愁没地方下手呢?今天能够遇到你这个活唱片,看来是老天故意安排的吧?”,张解放听完刘奇的揭短后,立刻欣喜若狂地一把拉住张素素的小手,喜不自禁地说道:“张素素同志,以后你就是咱镇政府的国宝了。也是咱镇上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了。回去我就向县委宣传部汇报,告诉他们这个特大好消息。”。


    看着自己弄巧成拙的场面,刘奇后悔地马上就想给自己一个嘴巴子,心里暗暗骂道:“你瞧这对狗男女,还没怎么认识,就开始他娘的走秧子了。”。








作者  | 2017-7-1 20:14:17 | 阅读(1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山东省 济宁市 摩羯座

 发消息  写留言

 
本人农民,初中文化程度,自幼爱好文学。17岁开始诗歌创作,自娱自乐经年。
 
近期心愿希望有天能够出版个人专辑。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