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urenlaobao2009的博客

以文会友,交流提高

 
 
 
 

网易印象派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网易印象派

 
 
模块内容加载中...
 
 
 
 
 
 
 

潜规则(一百四十三)

2017-7-10 20:09:49 阅读11 评论2 102017/07 July10


                

                 潜规则(一百四十三)


       等张解放回到张素素家里的时候,看到自己走时虚掩的房门已经紧紧关闭了。张解放试着推了一下,立刻轻轻地敲击起来:“素素,是我张解放又回来啦。在村委会里的那几个家伙的呼噜实在是太凶了,吵得我根本睡不着。”。


     等张解放轻轻敲了几下后,才听到房间里素素摸索着起床的声音,立马按捺住兴奋的心情,假装无可奈何地叹气道:“哎,你瞧瞧我这趟苦差事,夜里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找不到了。”。


   “吆,领导怎么不在村委会住下,怎么又跑到俺这个小庙里来了?俺这里可不是什么窑子店,也不是你随便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素素赤身裸体地堵住门口,故意蛮横地刁难着。


    “你看看你,怎么刚才还跟菩萨奶奶似的好人一个呢。怎么一转脸就变得六亲不认了呢?我这回来还不是惦记着明天整理你曲牌地事情吗?再说了,咱俩的关系已经不是一般工作关系了,而是无法分割的革命友谊了。”,张解放一边嬉皮笑脸地伸手去抚摸张素素那依旧坚挺的乳房,一边用淫邪的目光在朦胧夜色里上下打量着素素的身材,嘴里不禁啧啧夸赞着:“你瞧瞧,这真正杨柳细腰的漂亮身材,真正是在美女中也难得一见呢。一看到你这么美丽的女人,我实在是又忍不住想要了。刚才太匆忙了,没有玩过瘾,现在咱俩好好补一补吧?”。


   随着张解放霸王硬上弓得强势,张素素假装生气半推半就地被推到那个古老的大床上,又开始了一场更加激烈颠鸾倒凤地鏖战。


    等到张解放气喘吁吁地败下阵来地时候,张素素故意若有所思地说道:“你走了以后,俺越想越感觉这个大床不能卖。你想想,如果俺卖了这个大床,以后会这样手艺的木匠都绝种了。俺这大床可是独一无二的宝贝呢?你就是给再多的钱,俺也不卖了。”。


    听到张素素反悔,张解放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我说你们农村人没文化就是不知道个天高地厚,这种事情是你想怎样就能怎样的吗?你们根本不懂什么叫《文物法》。那法律规定:所有在中国境内,无论地上还是地下的文物,一律归国家所有。我是为着面子给你们俩钱买你们的,如果按照法律,就是一个子不给你们,你们也得乖乖交公才行,否则就是违法,要受法律制裁的。”。


   “那什么《文物法》,不就是明抢吗?那和土匪大马子有什么两样呀?”,张素素不满地抗议着。


   “哈哈,你又不懂中国法律的性质了吧?中国法律就是政府说了算,没有你可以讨价还价的地方。”,张解放深为自己的计谋即将得逞而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


作者  | 2017-7-10 20:09:49 | 阅读(11) |评论(2) | 阅读全文>>

潜规则(一百四十一)

2017-7-6 12:17:46 阅读11 评论0 62017/07 July6



                潜规则(一百四十一)



    看看眼前那些即将到手的天价古董,再看看这个只有欲望没有情缘的山村小女人,张解放心里迅速取舍了一下,决定决不能因小失大,节外生枝。于是很快就板起脸严肃地说道:“张素素同志,你不要误解我的意思好吗?我来你这里是来工作的,不是搞什么不正当男女关系的。再说,我是一名共产党员,即使是在任何时候,都要坚持住党性,不能给党脸上抹黑。现在,我感觉酒喝得太多了,咱们的工作明天再进行吧?我现在就去村委会凑合一夜,明天我再找你了解一下你的曲牌。但我保证一定要举荐你成为咱镇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哎呦,领导怎么生气了?是哪里不对劲呀?俺感觉你刚才还像别的男人那样猴急地不行呢?怎么一看到俺的大床,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你别因为俺山里人没有见过世面,就凭你现在的表现,俺就知道俺这些物件都是好东西了。张素素一边依旧蛇一样地双手在张解放身上乱摸,一边顺势滑向张解放已经开始膨胀的裆部。”。


   “唉,这他妈的谁都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呀?老子实在是受不了你的引诱了。现在老子是个男人,等老子快活完了,再做党员也不晚。”,此刻被张素素撩拨得火上浇油的张解放,早已把自己刚才的得意权衡扔到九霄云外去了。


    经过一会相互配合的激情鏖战后,张解放大汗淋漓地喘息着说道:“真想不到你们山里的娘们比城市里的小姐还疯狂呢?今天认识你是我最大的收获,不过我还得给家里打个电话,不然我怕夜长梦多坏了好事。”。


   “怎么了,这些老物件对你就那么重要吗?再说这几十年了都没人要,难不成明天它们就都长翅膀飞走喽?”,张素素已经也累得瘫软下来,只是两只小手依旧在张解放身上假装留恋地摩梭着。


    “唉,你是不知道现在的文物贩子们有多贼?你想不到的地方他们都会去几趟,不知道你们这里为什么没有文物贩子来过?要不然,这些老东西早就被他们买光了。”,张解放不解地自言自语着。


   “奥,你是说这些呀?不是没有文物贩子来过。只是那一年来了几个文物贩子,不知道怎么那么倒霉,在进山的时候翻车了,死伤了好几个。从此,那些文物贩子都传说俺这里有恶鬼当道,这几年一个文物贩子也没有来过。”,张素素立刻给出了答案。


   “啊,我就说嘛,还有他们那些人找不到的地方?看来这是老天爷给我留下的一条金光大道呀?我如果不好好把握,那肯定是连老天爷都要不高兴的。”,张解放的心头一阵轻松,立刻迅速地穿好衣服,回头对张素素说道:“现在,我更得给家里打电话了,否则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


作者  | 2017-7-6 12:17:46 | 阅读(1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潜规则(一百四十)

2017-7-5 14:21:08 阅读11 评论0 52017/07 July5

?


                潜规则(一百四十)


     “什么,你要将这个大床烧了?我的小祖宗,你就饶了我的小命吧?人吓人,可是会吓死人的。”,张解放听到张素素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心中立刻大喜道:“看来这里还没有来过什么文物贩子,否则这个乡下女人多少会知道一点这个大床价值的。既然如此,那就是老天爷都在帮我发大财呀?”。随后,张解放假装漫不经心地问道:“你家除了这个大床之外,还有什么是当年破四旧时留下来的东西?还有,你们村子里别人家还有没有这些破烂呀?”。


    “奥,这些旧东西家里倒是有一些。我知道是俺婆婆屋里有一个带着帽子的磁坛子,那里面盐着鲜鸡蛋呢。家里还有几个青瓷大碗,有的放在猫窝里喂小猫盛水喝。还有三个个盘子常年放在八仙桌上年里节里的摆供品用,不知道你问这些破烂干什么?”,张素素好奇地瞪着一双开始警惕起来的大眼睛。


    “哈哈,是这样,我不是在镇文化站工作吗,平常喜欢研究一下旧社会的老东西,看看它们还有什么价值没有?所以家里摆的大部分都是这些破烂。今天在这里看见了,就随口问问。如果你们放在家里没什么用?你看能不能我买些新的跟你们换旧的?”,张解放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慢慢解释着,内心却激动得就像怀揣十几只活蹦乱跳的兔子一样,慌慌地无法控制的血液快速膨胀流动着。


   “嗨,既然是领导喜欢,俺家里的旧东西都送给你了。只是别人家的,你愿意用新的换旧的,他们肯定高兴还来不及呢?”,张素素表面很大方地应承着,心里却咕噜噜地打起了主意:“看来这个家伙以为俺山里人都是傻瓜呢?只要你领导想要的东西,那肯定不是破烂了?如果你不再拿出一点钱来,谁跟你以旧换新呀?门都没有。


   “那你村委会的那部电话还能打出去吗?我想给我老婆打个电话。”,张解放早已顾不上素素的美色,早已被这些天价老古董撩拨得心神不安,欲先得而后快了。


    “都这么晚了,领导不能明天再打吗?再说了,你不想试试俺的绝活‘十八摸’吗?”,张素素一脸妩媚妖气地笑着,一边伸手给张解放脱衣服。


作者  | 2017-7-5 14:21:08 | 阅读(1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潜规则(一百三十九)

2017-7-4 13:28:24 阅读10 评论0 42017/07 July4



               潜规则(一百三十九)


      等六子一把表格接过去,张解放就急不可耐地说道:“哎呦,这顿好菜实在是快要撑死我了。你们几个先慢慢填表,等明天我回去地时候,别忘了交给我就行。现在我要开始跟张素素同志的工作了,今晚我要详细了解一下她所掌握的曲目,是不是符合社会主义正能量的观点。”。


    “哈哈,领导恁忙恁的去吧。素素的那张大床结实着呢,哪年不在上面滚几个男人。”,刘奇一边酸溜溜地送别着张解放,一边拿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张素素喜不自禁地背影。心中忍不住愤怒地骂道:他奶奶地了,本来马上就要到嘴的熟鸭子,老子连是什么味道都没来得及尝尝呢?就被这个装逼的家伙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夺走了?不行,老子一定要把这件事记下来,作为以后报复他们这对狗男女的黑材料。


    很快。张解放在张素素的亲密搀扶下,半醒半醉地来到张素素的新房里。只见一张床沿带着木板雕花古香古色的大床上,上边是高高的同样雕花的顶棚围栏。细看那些雕工可谓美不胜收,而那没有上漆却因为时间久远,而被人摩梭得锃光瓦亮的木材,处处无不让张解放这个半拉子文物迷,顿时眼前一亮,立刻酒意全无。他心里暗暗惊呼了一声:我的妈呀,这不是明代官场流行的金丝檀木凤帐雕花床吗?怎么还能在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保存得这么完好,实在是难得一见的宝中重器呀。随后,张解放醉眼迷离地问道:“哎呦,怎么这里还有旧社会封建残余的东西呀?怎么没有在破四旧的时候给烧掉呀?”。


   “奥,领导是说这张老床吗?听俺婆婆说,当年俺这里的在清朝地时候,出了一个武状元。这东西原来就是武状元睡觉的大床。当年俺这边的爷爷是个造反派,因为没有房子,就住在了当年武状元的家里了。破四旧地时候,他们拿大刀批了几下,发现木头太硬了,就留在俺爷爷这边保管,等上级领导来了地时候预备用大火烧掉的。谁知道以后大家伙忙着大串联,就这样把这件破东西给留下来了。因为太沉,几个人都拖不动,所以就一直放在他家老房子里放粮食袋子来着。是俺有一天看见了,感觉很喜欢,就找村里的一个老木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拆开搬到俺房里,又用十几天才勉强拼装上的呢。领导要是感觉留着这东西不合适,俺就再求老木匠把它拆了烧火做饭就行了。”,张素素看了一眼自己心爱的大床,心想,领导要是不喜欢,也只能忍痛割爱把它当劈材烧火了。


作者  | 2017-7-4 13:28:24 | 阅读(1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潜规则(一百三十八)

2017-7-3 13:27:49 阅读10 评论0 32017/07 July3

?

            潜规则(一百三十八)


“那都是正事也得有个先来后到吧?这可是俺先请你来写报道,然后才扯出张素素这个半路上的程咬金。所以,俺看这弘扬社会主义正能量地事情才是最大的事情。”,刘奇仗着几分酒意,开始反驳起来。


  “好好好,当然是你的事情优先了。现在我正在酝酿草稿,不知道你们几个是不是党员呀?”,张解放一边幸福地品尝着张素素殷勤夹起送到嘴巴的美味,一边摇头晃脑地打起了官腔。


  “嘿嘿,在咱这穷山沟沟里,除了外村在俺这里挂名的一个党支部书记之外,还没有一个是党员的,所以俺村里只有村长。反正是只要当上村长,就是村里的土皇帝了,也就没有谁愿意多操心是不是党员了。”,刘奇感到尴尬地回答着。


  “哈哈,老子一来地时候,就考虑到这个问题了。所以提前未雨绸缪地带来了几张党员申请表,你们每个人填一份,一定要记住申请日期要提前三到五年,这样才能显现老共产党员的模范先锋性了。”,几杯老酒下肚,张解放也开始放开形象,不再故意文明地咬文嚼字,而是露出真实的本来面目,开始把张素素拉进怀里上下其手了。


“他奶奶地了,几杯猫尿下肚,就露出你的猪八戒本质了吧?刚才还一个劲绷着装B,现在就开始猴急地想吃奶了?”,刘奇看着张解放在张素素身上肆无忌惮地动作,立刻强压怒火,陪着笑脸说道:“领导这是要看俺地笑话吗?你不知道山里人基本都是不识字的大老粗,你就是叫俺比葫芦画瓢,俺也没有本事捏住那个笔呀。”。


“哈哈,不要着急,这些老子都是想到地。你们这个六子不是小学毕业吗?我这里有一份填好的标准表格,你叫他只改个名字,其余全都一模一样就行了,反正报上去也没人看。”,张解放早已胸有成竹地一脸鄙夷笑意,随手把挎包里的几份表格递过去。


作者  | 2017-7-3 13:27:49 | 阅读(1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潜规则(一百三十七)

2017-7-2 20:52:06 阅读10 评论0 22017/07 July2

?       潜规则(一百三十七)


听着张解放嘴里那些自己平常根本听不懂的文词,刘奇惊讶地张大嘴巴问道:“怎么着,她奶奶一个当年的破窑姐,现在还成什么遗产了?那现在她奶奶就是再值钱,也不管用了呀?俺估摸着她奶奶的骨头都得沤成渣渣了。”。


 “哈哈,这种事情和你们没文化的农民说不清楚。素素的事情等我明天听听她的曲牌再做决定。今天最重要的事情还是你们‘学雷锋小组’该怎样宣传出去地事情。”,张解放一边使劲夹起盘子里一块不知什么山里小动物的瘦肉,仔细品尝着细嚼慢咽,一边连声夸赞着:“好,这野味的肉就是和家养的不一样。不光劲道耐嚼,而且异香扑鼻呀。”。


  “奥,领导你吃的那是穿山甲。这盘是野兔;这盘是田鸡;这盘是油獾;这盘是蟒蛇;这盘是猞猁;....”,张素素一声一声领导叫着,一盘盘边介绍,边夹起一点来送到张解放的嘴边:“领导你尝尝,看看喜欢哪一种,到走得时候,俺好安排人给你带上一些。”。


看着现在给自己争风头的张素素,刘奇早已气得脸红脖子粗了。趁着敬酒地功夫,粗暴地打断张素素:“你行了不?还有点规矩没有?那是领导,又不是你喂得猪,经得住你那样紧喂吗?一会领导撑坏了,老子要你吃不了兜着走。来,领导,咱先喝一杯,再研究研究正事要紧。等晚上睡觉地时候,再让这个小娘们伺候你去。”。


“哈哈,你们俩的事情都是正事。一个是弘扬社会主义价值观,一个是发掘保护国家文化遗产。这两件事不分彼此,都是国家大事。”,张解放一边和张素素眉来眼去,一边应付着刘奇不满地啰嗦。


作者  | 2017-7-2 20:52:06 | 阅读(1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潜规则(一百三十六)

2017-7-1 20:14:17 阅读12 评论0 12017/07 July1

?


                      潜规则(一百三十六)


    看到张解放那副馋猫见了腥鱼的臭模样,刘奇心里早已是满腔醋意,心里酸溜溜地骂道:他娘的,这人怎么一有点小小的权力,就全他妈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感觉天下美女都是他的似地。看来这权力就是他娘地一副无所不能的春药,只要是在中国,从古到今用在什么地方,都能让那些有权有势的人为所欲为。而表面上却是一副诚惶诚恐地样子对张素素说道:“素素,怎么这么不懂规矩呀?这还用我教你吗?看不到领导坐在那里等你吗?”。


   “村长,俺这不是忙着端盘子吗?等忙完了俺还用你说吗?俺当然知道该坐在什么地方了。”,素素笑眯眯地望着早已猴急的张解放,转脸狗仗人势似地对刘奇不屑地训斥着。


   “呵,这连个丫环还不是呢,就开始端起正宫娘娘的谱来了?你别的本事没有学会,这孙猴子顺杆爬的本事你倒是不学就会呀?”,刘奇突然感觉好像受了什么奇耻大辱似地,恨恨地说道:“既然你愿意犯贱,那就来一首你奶奶教你的《十八摸》,给咱领导开开眼。”。


   “什么《十八摸》呀?怎么还是你奶奶教你的?”,张解放听着刘奇话中有话的气话,立刻感兴趣地追根问底起来。


   “领导你不知道,他奶奶解放前是在窑子里卖唱的窑姐。解放后因为政府打击妓院,才嫁给他那已经五十多岁在妓院门口拉黄包车的爷爷。她奶奶年轻地时候,是俺们这里有名的‘万人迷’。每天堵住他奶奶家门口听小曲的人,民兵赶都赶不走。后来政府以‘流氓罪’把她奶奶劳教了几年后,就活生生疯掉了,可那唱小曲的本事却被这个张素素给偷偷摸摸全学会了。她那些流氓小曲你要多少有多少,还有她的长相活脱脱就是她奶奶那个狐狸精的模样,只要见到有点权力的就往领导怀里钻。”,看到翅膀还没扎齐就想乱飞的张素素,刘奇不怀好意添油加醋地卖起张素素的家丑。


   “什么,你奶奶过去是场子里卖唱的?那你一定会很多失传的曲调喽?现在国家正在大力提倡弘扬国学,大力挖掘整理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也正想从这方面入手整理一下地方曲牌,正愁没地方下手呢?今天能够遇到你这个活唱片,看来是老天故意安排的吧?”,张解放听完刘奇的揭短后,立刻欣喜若狂地一把拉住张素素的小手,喜不自禁地说道:“张素素同志,以后你就是咱镇政府的国宝了。也是咱镇上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了。回去我就向县委宣传部汇报,告诉他们这个特大好消息。”。


    看着自己弄巧成拙的场面,刘奇后悔地马上就想给自己一个嘴巴子,心里暗暗骂道:“你瞧这对狗男女,还没怎么认识,就开始他娘的走秧子了。”。








作者  | 2017-7-1 20:14:17 | 阅读(1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潜规则(一百三十三)

2017-6-28 20:03:13 阅读9 评论0 282017/06 June28



                    潜规则(一百三十三)


      在村委会的小厨房里,村里红白喜事的大师傅正在忙得不亦乐乎。他一边嘴里叼着香烟煎炒烹炸,一边对在一边打下手的张素素不满地说道:“操他娘的,这大忙季节地还阴天呼啦地,忙得老子麦子都捞不着割,还得在这里伺候他们几个小龟孙们,老子真想一包老鼠药药死他们几个龟孙揍地。不就是一个镇上的宣传员吗?还值得如此大动干戈?这要是他娘的县长来了,还不得把咱整个村子都给呼隆起来?”。


    “三叔,你也就别抱怨了?现在到哪里不一样呀?你想想,现在那些当官的谁不一心想往上爬?因为现在到处都是官大一级压死人,而且收礼收到手软的地方,越是权大就越是送礼的拦都拦不住。只要你想向上爬,除了送钱送女人之外,你还得有关系才行吧?要不然你就是有钱有女人,上边的人对你不了解,也不敢贸然收你的呀?万一要是你故意做的套呢?所以,和任何一个级别的小鬼搞好关系,才是能够顺利摸到阎王爷大腿的捷径。”,张素素一边使劲地刮着一个刚刚宰杀的穿山甲鳞片,一边耐心内行地解释着。


    “哎,看来你这个小媳妇真是不简单地呢?这么高深的大道理你都了如指掌,看来你陪那些王八羔子们没有白脱裤子。就说这脱裤子吧,也不是谁想脱就能脱得?”,大师傅此刻淫邪地冲着张素素意味深长地一笑,接着说道:“不知道侄媳妇什么时候把你叔也当个人物,也好让老叔尝尝那些干部们吃剩下的杂菜汤汁是啥味地?”。


   “三叔,你也是快六十多岁人了,怎么还能和侄媳妇说这样的笑话呢?你也不想想,俺男人要是能像你一样有手艺能挣钱,谁还愿意像个不要钱的婊子一样,到处用自己的一身好肉来让那些恶狗乱玩呢?俺也是被逼得没有办法呀?你想想,虽说现在俺只有一个孩子,可孩子上学的钱也是俺一个农村妇女想都不敢想的大数呢。你说就凭咱地里收的那点粮食钱,就是每亩地不吃不喝都卖喽,这一年的一个学生的吃喝拉撒住还有学费,你也得攒个十年八年地才够一年开销地吧?俺又不是有什么三头六臂会变戏法。如果不靠现在年轻水灵赶快抓住机会,想法挤进干部里面去,以后俺怎么能养得起俺的老人和孩子呀?”,张素素说到这里,不由得伤心地一滴眼泪在眼眶里红红地转起圈来。


   “嗨,侄媳妇,你也别往心里去?你看俺这张破嘴。俺还以为你是生性风流,就喜欢到处被男人操呢?你这一说,老叔才知道你心里的苦处呀。哎,现在都是什么世道了呀?硬是逼得好人不得不也得当坏人,要不,你就不可能安安生生地活的舒坦些?”,大师傅一激动,一把菜刀嘭地一声深深插进了菜板上。“其实,俺在外边每次看见那些穿制服的欺负咱平民老百姓,俺就常常想:他娘的,要是搁在旧社会,你们这些穿上狗皮就不知道姓啥的杂种,早就被那些打抱不平的大侠们给摸黑做掉了。可现在你看看,这个社会被他们祸害地,别说现在没有人敢打抱不平了,就是有个老头老妈子摔倒了,你也没有胆量去扶起来呀?因为说不定那个家伙就是一个想讹你的呢?”。


   “好了,这些事情咱庄稼人也管不了,只要咱能素素静静地能够吃口饱饭也就十足了。不过,俺估摸着,这个宣传员也不是一个好东西,今天夜里,俺肯定又会被村长安排陪客人了。”,张素素一声幽幽叹息,仿佛感觉自己就是一个身不由己的小绵羊,谁想怎么样玩自己,都只能为了更好地生存而逆来顺受了。


作者  | 2017-6-28 20:03:13 | 阅读(9) |评论(0) | 阅读全文>>

潜规则(一百三十二)

2017-6-27 19:53:01 阅读9 评论0 272017/06 June27

?


              潜规则(一百三十二)


    看着大家都等待着自己的指挥,才知道怎样配合照相的村民们,张解放将军一样地得意地笑了。


“其实大家也不要刻意表演,一定要自然大方才行。比如,你给正在割麦子的村长擦汗。”,张解放给一个村民递过一块毛巾,要求他们怎样表现自然怎么做。此刻,刘奇作势弯腰一手揽起一缕麦子,一手镰刀表演着收割的姿势,脸上挂满张解放刚刚喷上去装作汗珠的茶水。


   “来,你要满脸笑意又要无限疼惜的表情,来给村长擦汗。”,张解放一边指导着村民,一边选择角度预备拍摄。


    “哎呦,领导呀,俺一看他这人模狗样地架势,笑是自然忍不住地啦,只是想心疼他的心情一点也没有,只想揍他娘的装腔作势地两巴掌。”,那个村民努力地表演了几次,都无法达到令人满意的效果。


   “那就换下一个,看看谁能表演得自然逼真,我就再加他五块钱奖金。”,张解放无可奈何地看着村民们一个个拙劣地表演,不得不拿出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的老套路。


   “领导呀,这不是钱的问题,关键是心情问题。你们这样拍假新闻糊弄老百姓,俺们觉得心里不舒坦,所以就做不出你想要的表情来。”,一个村民一语道破天机。


   “且,你们以为离开你们这些屌日地,俺就拍不出好照片来了。快把长生娘喊来,她保证能够做出一副疼人的样子来。”,刘奇看着那些赶不上架的鸭子似地村民们,立刻不满地指挥着。


    等有人把长生娘喊来的时候,长生娘一看自己麦地里满是看热闹的村民,而自己没有收割的麦子,早已被人踩踏得东倒西歪到处都是,一下子心疼地眼泪汪汪地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对对对,就是要地这个表情,快给她毛巾,让她给村长擦汗。”,张解放一看长生娘那有苦说不出的复杂面孔,立刻欣喜若狂地感觉这才是他心中最理想的表情呀。



    等长生娘一边心疼地望着麦子给刘奇擦汗,一边心中恨恨地骂道:“好你狗日地一帮杂种呀,不光白白搭上了俺一只正在下蛋的老母鸡,而且俺的麦子也被这些人给扑腾得差不多收不成了呀?”。



     好不容易拍完照片后,刘奇很豪爽地一挥手说道:“走,领导,到俺村委会吃顿山里特有的野味大席去,保你全部是野生的天上飞的,地下跑的。如果你有兴趣地话,咱山里的妹子虽说比不上城里的会来事,可也是绝对的原汁原味纯绿色食品呀。”。


作者  | 2017-6-27 19:53:01 | 阅读(9) |评论(0) | 阅读全文>>

潜规则(一百三十)

2017-6-25 19:20:09 阅读9 评论0 252017/06 June25

?


                  潜规则(一百三十)


     等到六子带着张宣传员好不容易来到长生娘的麦地时,刘奇和他的几个手下正在地头乘着酒劲呼呼大睡呢。


    “村长,快醒醒吧,俺把镇上的领导请来了,领导专门来给你照相呢。”,六子小心翼翼地拍着刘奇的胳膊,轻轻地呼唤着。


    “你娘的个破六子,真他娘地来得不是时候。俺这边刚脱下素素的裤子,俺的腰带还没有解开呢,你他娘地就把俺喊醒了。”,刘奇一边用手揉着满是眼屎通红的一对小眼睛,一边恨恨不已的责怪着六子打扰了他的好事。


   “嘿嘿,你看你猴急得,那素素早晚还不是你盘子上煮熟的鸭子,你还怕她能跑到哪里去喽?俺今天给你办正事呢,你怎么还是想着那口到嘴的肥肉呢?”,六子一边表功地大着胆子反驳着,一边指着张宣传员喊道:“领导,快把你的照相机拿出来吧?这就是俺学雷锋小组的组长,也是俺村里没有选举的村长刘奇同志。”,六子有模有样地模仿着电影里人物的语气,不伦不类地介绍着。


   “哈哈,村长同志辛苦了。本人是镇政府宣传员张解放,今天特意采访你们学雷锋小组的好人好事的。”,张解放热情地伸出双手,紧紧地握住了刘奇有些肮脏的双手,心里忍不住骂道:“就他妈的一个农村地痞,也配老子如此低三下四地奉承你?”。


   “哎呦,热烈欢迎镇上领导莅临视察咱刘家庄的麦收工作,大家热烈欢迎。”,这边一抽出手来的刘奇,赶紧带头鼓起掌来。


    “好了好了,大家都是一家人,也就不用客气了,你们看太阳马上就要下山了。再不赶紧拍照,一会光线就不行了。大家抓紧时间排好队形,摆好割麦子的姿势,趁着太阳的余晖,可能拍出来意想不到的效果呢?”,张解放完全投入到工作中去,根本不理会刘奇他们的马屁功夫。


    “好好好,咱赶紧拍照要紧。六子,老子的竹竿都插好半天了,你小子做得红旗呢?还不赶快打出来?”,还是刘奇临危不乱地想着那个精心准备的道具。


     很快,在一面迎风飘扬的红旗下,几个男人一字排开在麦地一头,迎着夕阳的余晖,一个个端足了架势,在张解放频频闪烁的镁光灯下,一幅幅不同角度,英姿飒爽的麦地抢收作品便新鲜出炉了。


    “就你们几个人割麦子,还有点显不出党民一家亲的气氛来。小同志,你赶紧喊几个农民同志来配合一下,咱再来几张农民热情慰问党员干部的作品才能真正显得高端大气上档次来。”,意犹未尽的张解放,从专业宣传角度上,再次想象着怎样才能生动形象地表现出党员风采来。


作者  | 2017-6-25 19:20:09 | 阅读(9)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山东省 济宁市 摩羯座

 发消息  写留言

 
本人农民,初中文化程度,自幼爱好文学。17岁开始诗歌创作,自娱自乐经年。
 
近期心愿希望有天能够出版个人专辑。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