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urenlaobao2009的博客

以文会友,交流提高

 
 
 
 

网易印象派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网易印象派

 
 
模块内容加载中...
 
 
 
 
 
 
 

潜规则(一百三十)

2017-6-25 19:20:09 阅读3 评论0 252017/06 June25

?


                  潜规则(一百三十)


     等到六子带着张宣传员好不容易来到长生娘的麦地时,刘奇和他的几个手下正在地头乘着酒劲呼呼大睡呢。


    “村长,快醒醒吧,俺把镇上的领导请来了,领导专门来给你照相呢。”,六子小心翼翼地拍着刘奇的胳膊,轻轻地呼唤着。


    “你娘的个破六子,真他娘地来得不是时候。俺这边刚脱下素素的裤子,俺的腰带还没有解开呢,你他娘地就把俺喊醒了。”,刘奇一边用手揉着满是眼屎通红的一对小眼睛,一边恨恨不已的责怪着六子打扰了他的好事。


   “嘿嘿,你看你猴急得,那素素早晚还不是你盘子上煮熟的鸭子,你还怕她能跑到哪里去喽?俺今天给你办正事呢,你怎么还是想着那口到嘴的肥肉呢?”,六子一边表功地大着胆子反驳着,一边指着张宣传员喊道:“领导,快把你的照相机拿出来吧?这就是俺学雷锋小组的组长,也是俺村里没有选举的村长刘奇同志。”,六子有模有样地模仿着电影里人物的语气,不伦不类地介绍着。


   “哈哈,村长同志辛苦了。本人是镇政府宣传员张解放,今天特意采访你们学雷锋小组的好人好事的。”,张解放热情地伸出双手,紧紧地握住了刘奇有些肮脏的双手,心里忍不住骂道:“就他妈的一个农村地痞,也配老子如此低三下四地奉承你?”。


   “哎呦,热烈欢迎镇上领导莅临视察咱刘家庄的麦收工作,大家热烈欢迎。”,这边一抽出手来的刘奇,赶紧带头鼓起掌来。


    “好了好了,大家都是一家人,也就不用客气了,你们看太阳马上就要下山了。再不赶紧拍照,一会光线就不行了。大家抓紧时间排好队形,摆好割麦子的姿势,趁着太阳的余晖,可能拍出来意想不到的效果呢?”,张解放完全投入到工作中去,根本不理会刘奇他们的马屁功夫。


    “好好好,咱赶紧拍照要紧。六子,老子的竹竿都插好半天了,你小子做得红旗呢?还不赶快打出来?”,还是刘奇临危不乱地想着那个精心准备的道具。


     很快,在一面迎风飘扬的红旗下,几个男人一字排开在麦地一头,迎着夕阳的余晖,一个个端足了架势,在张解放频频闪烁的镁光灯下,一幅幅不同角度,英姿飒爽的麦地抢收作品便新鲜出炉了。


    “就你们几个人割麦子,还有点显不出党民一家亲的气氛来。小同志,你赶紧喊几个农民同志来配合一下,咱再来几张农民热情慰问党员干部的作品才能真正显得高端大气上档次来。”,意犹未尽的张解放,从专业宣传角度上,再次想象着怎样才能生动形象地表现出党员风采来。


作者  | 2017-6-25 19:20:09 | 阅读(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潜规则(一百二十九)

2017-6-24 20:13:55 阅读5 评论0 242017/06 June24



              潜规则(一百二十九)


    早已面对桌上的饭菜垂涎欲滴的六子,听到老者的招呼,立刻不客气地等不及坐下,就开始了风卷残云。


   “你看给孩子饿得,就像五八年没有饭吃那时候一样呀。孩子,慢点吃,没人给你抢,俺跟你大爷都不吃了。”,老太太看着饥不择食的六子,不禁恻隐之心顿时生发。


    “不瞒恁二老,俺从清早起来到现在,连口凉水都没喝上呢,就被村长给派到这里来了。要不是恁两位老人家心眼好,俺说不定就得饿晕在回去的路上呢。”,已经吃得差不多的六子,此刻才有空回答两位老人的疑惑。


     “哎呦,看这孩子这么可怜,老头子,咱今天也学学雷锋吧?这旗帜你就收他一点本钱可以吗?也好给孩子留一点跑腿钱。”,老太太十分同情地求着情。


   “好了,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大爷就收你五块钱吧。”,老头极不情愿地把三块钱递到六子面前。六子表面感激不尽地千恩万谢着,内心却得意地盘算着:嘿嘿,老子一点苦肉计,就白吃白喝还赚到了十五块钱。看来还是学雷锋好处多呀。


    等六子怀里揣着那面红旗走到镇政府时,太阳已经开始悄悄向西偏斜了。等他向门卫说明来意后,门卫惊喜地说道:“这老张还真是有福之人呢?刚才他还跟我唠叨到哪里找几个麦收典型呢?你就送上门来。你等等,我赶快给他打电话。”。


   “啊 啊,小同志,你是哪村的?今天你来得真好,可谓是雪中送炭呢。快说说,你那里有什么好人好事?县里正催着给我要稿子呢。”,刚一进门的镇宣传干事老张,一下子就像久别重逢的亲人一样,紧紧握住了六子不知所措的小手。


    “报告领导,俺是咱镇里大山西边刘家庄的。俺村长在帮人割麦子,想让政府给宣传一下。恁看是不是跟俺去一趟呀?俺村长可是预备了一大桌子山里的野味呢,不过还有几个小媳妇陪酒,那才叫过瘾呢。”,六子为达目的,不惜一切开吹了。


    “哈哈,那俺是非去不可了。这回俺老张不但有稿源可写,看来还要有一场让人惊喜地艳遇等着俺呢?”,宣传员老张听到六子的描述,立刻喜不自禁地手舞足蹈起来。


作者  | 2017-6-24 20:13:55 | 阅读(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潜规则(一百二十八)

2017-6-23 19:55:00 阅读4 评论0 232017/06 June23



                    潜规则(一百二十八)


     “做呀,只要是布料的东西。俺们这里都做。”,正在围着小饭桌吃饭的一对老年男女同时抬起了笑脸,以习惯性的笑容笑脸相迎着。


    “那做一面红旗得多少钱呀?俺旗帜上还要印字的。”,六子一边眼巴巴地望着两人桌子上丰盛的饭菜,一边打听着价格。


     “现在一尺红布一块钱,一面旗帜至少要五尺,如果再印字,加上手工费,俺最少也要收你十五元。”,老头为了显示童叟无欺地诚信,开始给六子算账以此证明价格合理。


    “哎呦,实在是太贵了吧?俺村长给俺说五块钱也用不清,这不连饭钱就给了俺十块钱。恁看俺都饿得前心贴后心了,恁能不能便宜点,也好让俺留几毛钱吃点?饭去?”,六子可怜巴巴地伸手在口袋里捻出十块钱来,假装一副无可奈何地样子。


    “哎,俺看你一个小孩子也怪可怜地,要不这样吧,你就在俺这里凑合着吃一顿,那旗帜就收你十块钱吧?”,老太太以探询的眼神看着老头,等待着老头的同意。


    “俺问你,现在又不是文革了,你做个破旗帜干啥用呀?”,老头不急不躁地突然来了好奇心。


    “奥,是这么回事。俺村长预备帮人割麦子,说是不能白出力,要让镇宣传员给宣传一下,为了显得有气派,就想起做一面学习雷锋好榜样的旗帜来了。”,急于成交的六子,赶紧老老实实地和盘托出。


    “唉,现在的人都开始急功近利了。想想俺那时候学雷锋,做了好事恐怕被别人知道。都是偷偷地在夜里帮人割麦子,夜里修桥补路。你看看现在,不管做没做好事,都先大张旗鼓地宣传得惊天动地的,恐怕别人不知道。”,老头听完六子的解释,立刻深有感触地发表自己的见解。


    “你看你个老头子,现在是什么时代了?你还翻你的老黄历?那过去干部到老百姓家吃饭还都掏钱给粮票呢。现在你看看,你请领导吃顿饭,没有上等酒菜那是万万不可地。吃完喝完后再泡澡按摩找小姐,最后还得封一个大红包。不然,谁给你帮忙办事去。”,老太太不满地的用现实警醒着还在怀念旧时代的老头子。


   “嘿嘿,那倒是,时代不同了,只是社会道德没有进步,反而世风日下,越来越惨不忍睹了。”,老头一边感慨着,一边接过六子手里的十块钱,热情地招呼着:“来,孩子,趁着热乎赶快吃一点。”。


作者  | 2017-6-23 19:55:00 | 阅读(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潜规则(一百二十七)

2017-6-22 19:35:11 阅读4 评论0 222017/06 June22

?    潜规则(一百二十七)


等六子好不容易赶到镇上的时候,已经是到吃午饭地时候了。六子伸手捏捏口袋里那二十块钱还沉甸甸地存在着,不禁感到一阵幸福的感觉油然而生。“他娘的,老子长这么大还没有揣过超过五块钱过,这回老子一下子就拿到了二十块。如果是做壮工,每天一块五毛钱,也要做十几天呢。”,正在得意忘形的六子正沉浸在自己的意淫愉悦中,却不想一个卖油条的一声吆喝,彻底唤醒了他那饥肠辘辘的肚皮。


  “刚出锅的热果子,又焦又脆两毛钱斤了。”,一个满身油污的老汉,推着一个倒骑驴的人力三轮车,看着一直傻笑的六子,忍不住来了一嗓子。


“哎呦,你怎么会这么吓唬人呀?要不是俺胆大,今天就被你个老头子吓掉魂了。不行,你得陪俺两根油条给俺压压惊。要不然,俺就一头撞死在你车子上。”,六子望着那些金灿灿的油条,仿佛看到的就是天下最难得的美味,又不舍得掏钱,于是计上心来想开始讹诈了。


“呵,你小子看着年纪不大,怎么就那么不学好呢?你以为老子天天走街串巷见到得你这样的无赖还少吗?想吃果子拿钱来呀。如果想白吃地话,那就先尝尝老子尖刀子有没有盐味再说吧。”,卖果子的老头不慌不忙地在车厢内拿出一把一尺多长的杀猪刀来。


“嘿嘿,俺是给你老人家闹着玩的,恁还当真了不是?俺想问问大爷,咱镇上有没有做红旗的店铺呀?俺想做一面红旗子,打着它好去镇文化站找张站长去办点事情。”,六子一边心惊胆战地看着那把闪着油光的尖刀,一边小心翼翼地连陪不是兼问路。


“哈哈,这个你小子算是问对人了。你想想老子俺每天走街串巷地哪个人不认识?俺就是这方圆几十里的活地图呀。不过做旗帜这种事,可能只有到东头裁缝铺里去看看了。你想想,现在又不是文化大革命那时候,谁还有闲心举着旗帜游街呀?”,卖油条的老头哈哈着收起刀子,开始继续自己的漫漫长路。


好不容易找到裁缝铺的时候,六子已经饿得有些晕头转向了。他使劲地咽着越来越少的口水,嘶哑着嗓子问道:“掌柜的,你们这里做不做红旗呀?”。


作者  | 2017-6-22 19:35:11 | 阅读(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潜规则(一百二十六)

2017-6-21 21:11:22 阅读2 评论0 212017/06 June21

    潜规则(一百二十六)
    本来还围着看热闹的的村民,大家都抬起忧虑的眼神仰望着黑沉沉的天空,个个忧心忡忡地奔向自己的那几亩坡地去抢收麦子去了。这边长生娘地里帮忙收麦子的刘奇几个,还在抽烟玩笑瞎侃着。
   “村长,这眼看都要到晌午了,这麦子咱还割不割呀?说不定今天后半晌就是一场暴雨呢?”,一个手下一边抽完最后一口烟屁股,一边抬头看天想割一会麦子。
   “他娘的,就你腚沟里夹不住个热屁。你慌慌着把麦子割完了,等六子领来镇上的宣传员后,拿什么给你拍宣传照片呀?你小子就不想跟着老子出出名?”,刘奇鄙夷地看了一眼那些都有些跃跃欲试的手下,继续教导着:“你们不知道现在都宣传学雷锋吗?咱现在就是学雷锋标兵了。如果不上报纸电视的宣传一下,咱这力气不是白出了吗?”。
   “那感情你不是真心帮长生娘割麦子呀?早知道如此,俺慌慌地屁颠屁颠地在这里瞎忙活个啥?俺家的麦子俺都没顾上割,就跑到这里为地是跟领导步调一致。没想到你就是做做样子,那俺穷掺和个什么劲呀?”,一个手下想着自己的麦子,心急火燎地就想开溜。
    “不行,你们几个在没照相之前,谁也他娘的不能走。你们一走,老子光杆司令一个,那还叫什么学雷锋小组呀?你们放心,今天老子每人发五块钱工资,等一会到长生娘那里吃鸡喝酒去。如果谁下边痒痒了,还可以和那个老寡妇磨磨火棍头。”,刘奇为了稳定军心,立刻拿出最后的杀手锏。
    “嘿嘿,恁要是这样大方,那俺们还走个屁呀?这世界上最享受的事情就是‘喝着酒,吃着鸡,摸着肚皮日着X了。’,俺就是被你骂死,也坚决不走了。”,几个手下立刻激动地欢呼雀跃起来。

作者  | 2017-6-21 21:11:22 | 阅读(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潜规则(一百二十五)

2017-6-20 21:21:35 阅读5 评论0 202017/06 June20

?


          潜规则(一百二十五)


当张素素听到长生娘让她去家里陪酒地时候,心里不禁酸溜溜地说道:“俺实在想不出这些男人怎么都瞎了狗眼?怎么让人想也想不到你们娘俩能有那么大的勾引力?难道他们一个个都那么变态,放着俺这样水灵灵地小媳妇不要,偏偏喜欢一堆棺材瓤子还有大肚子娘们?”。


“素素呀,你可不兴这样埋汰人。俺一个老女人能有什么可勾引人的?这都是村长心眼好,看俺孤儿寡母地没人收麦子,他是主动带着人帮俺呢。再说俺儿媳妇就是不大肚子,也没有你身条苗条水灵呀。要说人见人爱的,咱村里除了你,俺还真地想不出第二个呢?”,长生娘以守为攻地解释着。


“哼,看在你还有自知之明的面子上,姑奶奶这次就给你一个面子。不过你可记住了,要是让我抓住你娘俩勾引村长的证据,姑奶奶就绝对让你娘俩吃不了兜着走。”,张素素威风八面地在村子大街上边走边和相遇的人主动打着招呼:“大婶子,你吃了吗?俺是陪村长喝酒去呢。”,“二叔,你麦子割得咋样了?俺是去陪村长喝酒去呢。”。那些相遇唯恐避之不及的村民们,无不赶忙挤出一个笑脸说道:“哎呦,妇联主任陪村长喝酒,那是应当的吗。”,而后望着张素素扭扭捏捏远去的背影,有些人忍不住地吐一口唾沫:“就知道成天走秧子的小母狗,还以为给自己男人造绿帽子是什么本事吗?”。


“哎,你也别说人家了。现在就是这样地社会环境,这就是男人提钱进步,女人日后提拔的社会了。如果恁儿媳妇想当妇联主任地话,她能使出什么套路来?”,有人抱打不平地替素素辩解着。


“去你的吧,恁儿媳妇才想当妇联主任呢?俺就是穷死饿死了,也绝不干那丢人现眼地事情。”,那个村民立刻面红耳赤地反驳着。


“行了,你也别太抬举自己儿媳妇了。就恁儿媳妇那个水桶腰,哪个村长会不挑不捡地眯着眼上?”,那个爱抬杠的村民依旧不依不饶着。


“俺儿媳妇水桶腰怎么了?那叫膀大身宽好生养。再说了,就是这样的儿媳妇,你给恁儿弄一个来先让你爷俩玩着?”,被抢白的村民感觉面子上吃了亏,立刻反唇相讥着。


 “哎呦,俺是看你哪里皮痒痒了不是?要不是看着得赶紧收麦子,老子俺非得活戾了你的刺不行?”,被抢白的村民开始有些恼羞成怒了。


“哎哎,俺看你们两个都是闲的蛋疼了是不?就是想打架消消火,也得看什么时候吧?你们看看这天阴得跟水瓮似的,保不准咱今年的麦子都得泡在地里呢?”,旁边看热闹的村民们嘻嘻哈哈地劝解着。


作者  | 2017-6-20 21:21:35 | 阅读(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潜规则(一百二十四)

2017-6-19 21:46:17 阅读6 评论0 192017/06 June19

?


                  潜规则(一百二十四)


     很快,激情之后平复情绪的刘胜利,若有所思地笑道:“人家说无事不登三宝殿,我想你不会为了光是喊我陪酒去吧?是不是还想让我带几瓶白酒去?”。


   “哎呦,大兄弟,你真是俺肚子里的蛔虫呢。你想想俺家长生不在家,一年到头俺也难得买瓶白酒呢。俺知道你平常送礼的多,你看是不是捡你喝不完的孬巴酒,拿几瓶给那些没有见过世面的家伙们尝尝去?”,长生娘立刻顺着话茬顺杆爬了。


   “哈哈,老子这里都是收得送礼的酒,谁敢给老子买孬酒?那还想老子给他们办事吗?只是被这个猪狗不如的二布袋一闹腾,恐怕老子以后就是喝西北风,也得自己站到风口里去了。”,想想自己以后的处境,刘胜利不禁开始伤感起来了。


    “行了,大兄弟,这人家说十年河东,十年河西,风水都是轮流转的,说不定哪天你时来运转,不光村长是你的小菜一碟,有可能还能到公社里去当大干部呢?”,长生娘急于赶回家去,随机信口开河地敷衍着。


     “那倒是,老子可不是什么眼中不容一粒沙子的爷们,总有一天,老子要报仇雪恨地。”,刘胜利咬咬牙跺跺脚地发狠一下后,最终还是满脸无奈地进屋抱起一箱白酒,自我解嘲地笑道:“我看咱们还是快点走吧?省地看咱会子大了,说咱拿架子。”。


     “唉,你看俺这记性,光顾和你说话了。那二布袋还让俺喊给张素素一声呢。要不,你先去和他们喝着,俺喊素素那个骚娘们一声去。”,长生娘假装忽然想起地样子,可怜巴巴地看着刘胜利。


    “行了,你就别再和老子演戏了。老子是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的人吗?这狗眼看人低地事情早就是老子十几年前撂下地活了。再说了,你就是先喊素素,俺也不生气。因为现在老子已经是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地时候了。不过,老子还是谢谢你还愿意让老子败败火。以后只要你有用得着老子的地方,只要你放个屁,老子还是一马当先把你的事情当个事办的。”,,刘胜利一边感慨着世态炎凉,一边早已自顾自地扬长而去了。


   看着远去刘胜利的背影,长生娘也忍不住地心情落寞起来了:“难道这世上男女的关系,除了操与被操之外,就不能真正地知冷知热吗?可惜长生他爹走得早,要不然俺哪能随便让这些男人们想开心了就拉过来用用,用完了就好像根本不欠你什么似的拔屌无情。还有那个素素,其实说起来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呢?就为了能当上一个每年领几百块钱的小妇联主任,就不得不丢人现眼地在每个能帮上忙的男人面前解裤腰带呢?也不知道这年头,是毛主席没领导好呢?还是现在的干部都一个个开始变坏了呢?”。想到这里的长生娘,自己突然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自言自语地说道:“你看看你一个瞎字不识的老寡妇,自己的日子都不知道怎么过才好呢?怎么这一会到操起国家的心了?就是谁当了皇上,咱老百姓还不是一样纳粮当差,给人家当狗使唤吗?俺看人活在世上,还是骑着马拄着棍,自在一会是一会地好。俺还是喊素素赶快陪酒去,等会子大了,那几个男人肯定猴急地开始挝耳挠腮了。”。


作者  | 2017-6-19 21:46:17 | 阅读(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潜规则(一百二十三)

2017-6-17 13:04:04 阅读5 评论0 172017/06 June17

?
                  潜规则(一百二十三)
      等到长生娘碎步快跑累得气喘吁吁地赶到刘胜利家地时候,一进门就看见刘胜利一个人在喝着闷酒。长生娘赶紧察言观色地笑眯眯地说道:“哎呦,还是村长自在呀?别人都在地里拼死拼活地割麦子,恁老人家却在家里当着活神仙喝酒呢。这不,二布袋那个小子和几个老爷们在给俺割麦子。俺特地炖了一只老母鸡,这刚炖好,就立马来喊恁过去喝两盅,没想到恁自己到先喝上了。”。
    突然听到还有人叫自己村长,刘胜利立刻感动得眼圈红红地叹道:“老子就说吗?这村子里就没有一个念旧情的人?这不老子正想着是谁呢,你个老妈子就来了。这说明老子在村民心中还是有一定威望地吗?”。
   “那当然了,恁毕竟是当了多年的村长了吗。那个二布袋算个什么东西,就凭他那二指的小脸,也配有当村长的命?俺看他是想当官想疯啦,已经不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了。”,长生娘听着刘胜利的无奈感慨,赶紧附和着顺坡下驴。
    “嘿嘿,你知道老子今天为什么要喝闷酒吗?就是老子今天闷得慌,想找一个老娘们开开心。谁知道他娘的平常都上赶着往老子怀里钻的几个老娘们,今天看见老子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一个个都躲得远远地去了,一下子就弄得老子丢人现眼没有心情了。老子正想着老子现在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如果有朝一日翻过身来,一定要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只要现在还有谁对老子有一丁点好,老子就还他一辈子人情债呢,没想到老嫂子你就来了,还是请老子去喝酒的。虽然俺知道自己去了也是个配菜,不过老子感激老嫂子这份人情呢。不过话说回来,老嫂子这一辈子守寡受了多少罪呀,老子是心里有数的。如果你现在不嫌弃老子是落魄的凤凰不如鸡地话,老子倒是愿意放下身份给你舒服舒服的。”,刘胜利一边自说自话地感叹自己落魄的处境,一边心情激动地去一把拉起长生娘那一双枯如树皮的老手来,十分怜惜地说道:“想当年,这双手也是白白净净地软乎着呢,没想到这么多年没有男人的滋润,就都成老树皮了。”。
   长生娘本来就打算逃不过刘胜利的一顿奸淫的,现在看到刘胜利酒后真情流露地样子,不禁一下子想起自己年轻守寡的诸多苦处,也不禁眼圈红红地心有感触起来。
    “大兄弟,说实话,这么多年了,那些光棍们都是想着怎么在俺这里开心快活,可从来没有人对俺掏心窝子说过这么有情有义地话呢?今天就冲大兄弟这份真心,俺以后就舍命陪君子了。只要你想要,俺就会随叫随到的。”,长生娘此刻脸上现出一抹羞红,竟然如少女般开始不好意思地扭扭捏捏起来。
    “哎呦,这都什么年纪了,怎么咱俩还墨迹上了呢?赶快趁热打铁,咱完事了好上恁家喝酒去。”,刘胜利立刻感觉自己开始热血沸腾般,好像又回到了自己当村长时那种为所欲为的时候了。

作者  | 2017-6-17 13:04:04 | 阅读(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潜规则(一百二十三)

2017-6-17 13:00:22 阅读4 评论0 172017/06 June17


                  潜规则(一百二十三)
      等到长生娘碎步快跑累得气喘吁吁地赶到刘胜利家地时候,一进门就看见刘胜利一个人在喝着闷酒。长生娘赶紧察言观色地笑眯眯地说道:“哎呦,还是村长自在呀?别人都在地里拼死拼活地割麦子,恁老人家却在家里当着活神仙喝酒呢。这不,二布袋那个小子和几个老爷们在给俺割麦子。俺特地炖了一只老母鸡,这刚炖好,就立马来喊恁过去喝两盅,没想到恁自己到先喝上了。”。
    突然听到还有人叫自己村长,刘胜利立刻感动得眼圈红红地叹道:“老子就说吗?这村子里就没有一个念旧情的人?这不老子正想着是谁呢,你个老妈子就来了。这说明老子在村民心中还是有一定威望地吗?”。
   “那当然了,恁毕竟是当了多年的村长了吗。那个二布袋算个什么东西,就凭他那二指的小脸,也配有当村长的命?俺看他是想当官想疯啦,已经不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了。”,长生娘听着刘胜利的无奈感慨,赶紧附和着顺坡下驴。
    “嘿嘿,你知道老子今天为什么要喝闷酒吗?就是老子今天闷得慌,想找一个老娘们开开心。谁知道他娘的平常都上赶着往老子怀里钻的几个老娘们,今天看见老子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一个个都躲得远远地去了,一下子就弄得老子丢人现眼没有心情了。老子正想着老子现在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如果有朝一日翻过身来,一定要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只要现在还有谁对老子有一丁点好,老子就还他一辈子人情债呢,没想到老嫂子你就来了,还是请老子去喝酒的。虽然俺知道自己去了也是个配菜,不过老子感激老嫂子这份人情呢。不过话说回来,老嫂子这一辈子守寡受了多少罪呀,老子是心里有数的。如果你现在不嫌弃老子是落魄的凤凰不如鸡地话,老子倒是愿意放下身份给你舒服舒服的。”,刘胜利一边自说自话地感叹自己落魄的处境,一边心情激动地去一把拉起长生娘那一双枯如树皮的老手来,十分怜惜地说道:“想当年,这双手也是白白净净地软乎着呢,没想到这么多年没有男人的滋润,就都成老树皮了。”。
   长生娘本来就打算逃不过刘胜利的一顿奸淫的,现在看到刘胜利酒后真情流露地样子,不禁一下子想起自己年轻守寡的诸多苦处,也不禁眼圈红红地心有感触起来。
    “大兄弟,说实话,这么多年了,那些光棍们都是想着怎么在俺这里开心快活,可从来没有人对俺掏心窝子说过这么有情有义地话呢?今天就冲大兄弟这份真心,俺以后就舍命陪君子了。只要你想要,俺就会随叫随到的。”,长生娘此刻脸上现出一抹羞红,竟然如少女般开始不好意思地扭扭捏捏起来。
    “哎呦,这都什么年纪了,怎么咱俩还墨迹上了呢?赶快趁热打铁,咱完事了好上恁家喝酒去。”,刘胜利立刻感觉自己开始热血沸腾般,好像又回到了自己当村长时那种为所欲为的时候了。

作者  | 2017-6-17 13:00:22 | 阅读(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潜规则(一百二十二)

2017-6-16 13:09:33 阅读5 评论0 162017/06 June16


                  潜规则(一百二十二)


    看着几个还在嘻嘻哈哈开着玩笑的手下,刘奇鄙夷的说道:“你们几个就知道见了热闹瞎起哄,怎么一点政治宣传头脑都没有?咱们不能这样默默无闻地白给人憨出力。六子,你赶快去镇上做一面<学习雷锋服务小组>的旗帜去,再请镇文化馆的老张带着照相机,来给咱几个人照一些宣传照片。咱这次一定要做到名利双收才行,要不然咱不是亏大发了吗?”。


   听着刘奇莫名其妙的的命令,六子站着干听了一会就是不挪动地方。刘奇立刻不高兴地骂道:“你娘的是不是听不懂人话呀?你杵在这里一根橛子似地,难道还要老子给你几鞭子,你才知道迈步吗?”。


   “谁听不懂人话呀?但俺又不认识做旗帜的人,做完旗帜不给钱,你叫俺去了呆给人脸打呀?”,六子委屈地小声辩解着。


    “他娘的,你要钱倒是挺机灵的。先给你二十块钱,到时候别忘了开三倍的发票来。”,刘奇极不情愿地伸手掏出钱来,没好气地摔了过去。


    “村长,这大热天的,俺到镇上总不能白跑吧?能不能给点出发费?”,六子一边小心翼翼地捡起那几张钞票,一边心有不甘地继续要求着。


    “行行行,只要你小子把事情办利索喽,老子发你五块钱奖金。现在,赶快给老子有多远就滚多远去吧。”,刘奇不耐烦地挥手催促着。


   那边回到家里的长生娘,心里心疼自己家正在下蛋的老母鸡,她一边颤巍巍地去鸡窝里去抓那只芦花老母鸡,一边小声念叨着:“菩萨保佑,让俺的老母鸡赶快托生成人去吧。还有,老母鸡呀,你千万别怪俺无情无义呀?其实你就是俺的心肝宝贝呀,这以后没有你给下蛋了,俺孙子以后靠什么补养呀....”。


    等到老母鸡煮烂的香味满屋飘散时,长生娘这才想起刘奇交代的,把刘胜利和张素素喊过来的事情,

立刻?扭头对着还在擦桌子板凳的儿媳妇吩咐道:“长生家的,俺一下子忘了去喊村长和素素的事情了。你年轻腿脚快,你去替俺跑一趟去吧。”。


    “娘,俺现在带着身子不敢去那个流氓那里呢?要不俺烧锅,恁自己去一趟?”,一想起每次到了刘胜利那里,都会被他马上脱下裤子玩弄一番的结果,李翠兰感觉,现在还是保护孩子要紧。


    “那行,俺都这个年纪了,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难不成他刘胜利还能把俺生吃喽?”,长生娘爱怜地看看儿媳妇的大肚子,心里想着最多还不是忍一忍就过去的事吗?俺还是能够抵挡一阵子的。

长生娘一边说着,一边拍拍身上的灰尘,想象着到了那里,刘胜利可能出现的什么花样,一边心里喜忧参半地急匆匆地去了。


作者  | 2017-6-16 13:09:33 | 阅读(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山东省 济宁市 摩羯座

 发消息  写留言

 
本人农民,初中文化程度,自幼爱好文学。17岁开始诗歌创作,自娱自乐经年。
 
近期心愿希望有天能够出版个人专辑。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