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urenlaobao2009的博客

以文会友,交流提高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农民,初中文化程度,自幼爱好文学。17岁开始诗歌创作,自娱自乐经年。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偷情(一百四十)  

2016-07-30 06:23: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偷情(一百四十)



     到了第二天太阳还没有升起的时候,赵戈庄已经被鼓动起来的村民们,害怕被拆迁队阻挠选举的顺利进行,都早早地起床自发地到了大队部院内。此刻,感觉白搭了几十斤羊肉的赵老六,也早早起来,站在院墙外跟村民们打着招呼:“二蛋子,要好好选出能替咱老百姓说话的村干部,要咱老百姓不受欺负,就得大家伙报成团,才能跟官府斗到底。” 


    “六大爷,恁怎么不去参加选举呀?”,匆匆忙忙边走边回头的二蛋子不解地询问着赵老六。


   “不是我不去,我是在等蓝主任呢。我想看看她怎么处理这件事?也好有个对策帮助大家拿个主意。”,赵老六嘿嘿笑着给自己解释不去的理由。


    等到太阳露出红彤彤地笑脸时,赵戈庄的村民们已经大部分都到齐了。那几个发动群众的村民们一边维持秩序,一边有一个领头的村民开始讲话:“赵戈庄的老少爷们,咱庄上的房子和土地,马上就要被人骗去了,你们是想保住自己的财产,还是想卖那几个小钱,死了都没脸去见老祖宗,现在想保住财产的请举手。” 讲话的村民为了激发所有村民的斗志,开始以鼓动的方式引导着村民的情绪。


    很快就有一片手臂犹如一片众志成城的森林,所有村民都异口同声地响应着:“坚决保护自己的财产,你说大家伙怎么办吧?” 


    “既然现在的村委会成员已经吃里扒外了,咱们就重新选举咱新的村委会,然后用布告的形式来宣布原来的村委会已被全体村民废除。现在咱选举自己新的村委会,现在请大家投票表决,在拆迁队上班之前,咱们必须选举完才行,现在大家开始写选票吧。”,那个村民便开始发放事先预备好的纸片,并交代每个人写三个人的名字,最后谁的名字最多,谁就当选村长。


    经过短暂的交头接耳的商议,大家便开始埋头写起了自己心目中的村长人选,也开始了真正自己当家做主的选举活动。很快,经过几个村民的收集整理,几个主持选举的村民开始读票:“戈洋洋-”,一个村民便在大队部墙上的宣传黑板上用粉笔先写上戈洋洋的名字,然后在洋洋的名字下画上‘正’字的第一道。以此类推,很快有的人名字下便开始了一个个‘正’字的累积。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喧闹吵嚷,很快村委会五个基本成员的名字便依照选票的多少,顺利产生了。


    本来没有参加选举的赵老六,在全体村民众望所归的选举中,最后以最高的票数当选为赵戈庄的第一个真正的民选村长。随后,一张早就事先写好基本内容,现在只需填上当选人名字的《告赵戈庄全体村民书》便被张贴在大队部的宣传栏上。


     告赵戈庄全体村民书


   赵戈庄的全体村民们,因为原村民委员会成员已经集体变节,投靠官府吃里扒外。现经全体村民共同决议,自即日起,解除原赵戈庄村委会所有委员职务,并由赵戈庄全体村民自发选举的村民委员会行使全部权利。现经过选票计数,赵戈庄村民赵老六同志以最高选票当选村长职位。其余戈洋洋,李东升,刘利群,赵留根四位同志按照选票计数,顺利当选为村民委员会委员。自即日开始,全体村民委托以赵老六同志为首的赵戈庄村民委员会全体成员,代替村民行使保护村民财产土地的全部权力,并全权委托村委会参与一切与拆迁队交涉的权力。特此布告,以正视听。


       某年某月某日   赵戈庄村民委员会。





                   偷情(一百四十一)


       就在赵戈庄的村民在大队部院内自发民主选举村长时,赵老六早已眼巴巴地等在赵登玉家那两扇朱漆大门前了。等到太阳红彤彤地照亮那两扇同样红彤彤的大门时,早已心急火燎的赵老六才听到院内屋门开启的声音。


     “弟妹呀?是你吗?我是老六呀,可把你盼起来了。你快开开门,我有紧急情况要向蓝主任汇报”,赵老六扭头看看大街两头是不是有人看见自己,然后赶紧把一双贼溜溜的小眼睛贴在大门缝上,焦灼万分地窥望着登玉娘赶快来开门。


    “哎呦,我说老六呀,你还惦记着你那几斤死羊肉呀?你要是不放心,我给你拿回去吧?”登玉娘听到赵老六大早晨就像一个吵吵的乌鸦,就老大不高兴地拉长了一张老脸。


    “哎呀,弟妹,看你见外了不是?你想我赵老六是那拿不起放不下的人吗?我是真地有重要事情要向蓝主任汇报的,恁老人家就赶快开门吧?”,赵老六立刻放下本想邀功请赏的心情,一边低三下四地向登玉娘轻声祈求着,一边心里恨恨地骂道:他娘地,想当年老子当造反派地时候,以我的脾气还不马上揍死你个老不死地。


    等登玉娘磨磨蹭蹭打开大门后,听到动静的蓝丽丽早已走下楼来。“娘,你快开开门,我看他好像是真地有急事找我呢?”


    “哎呀,蓝主任呐,咱庄上出大事了,我看恁还蒙在鼓里安稳睡大觉呢?”,看到蓝丽丽的第一眼,赵老六就像失散的孩子看到亲娘一样,立刻激动地痛哭流涕地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六大爷,你先别激动呀?这村子里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是在害怕呢?”,看着心情激动的赵老六,蓝丽丽实在想不出就凭村子里那几百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农民,即使是怎样闹腾,也不外乎‘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传统手段吧。


    “我说你还不知道吧?现在村子里正在开选举大会呢。他们要重新选举村委会,要自己当家做主,抱成团和你蓝主任对抗到底呀?现在可能已经选出村长来了吧?说不定一会就会带人来围攻绑架你,然后再和你谈条件?我看你现在还是趁早赶紧开车跑路吧?万一晚一步被他们堵住,恁就是一只老虎,恐怕也只能装病猫了。”说到这里。赵老六扭头往门外瞧瞧,低声说道:“我话就说到这里了,我也得赶紧走,免得被人撞见又会骂我吃里扒外了。”。


    “他大爷,俺地好六哥呀。恁真地是救苦救难地活菩萨呀,都怪我老糊涂了狗眼看人低。恁就宰相肚里能撑船,大人不记小人过吧?”,登玉娘看到赵老六是来给儿媳妇通风报信救人的,立刻感激地双手合十,又是鞠躬又是作揖地不知道该怎样感谢赵老六了。


    “六大爷,咱大恩不言谢,你以后就等我的好消息吧。”,蓝丽丽一边向着楼上匆匆跑去,一边对着赵老六感激不尽地说着。


     很快,蓝丽丽的‘路虎’越野车,就像一头发了疯的怪兽,一路怒吼着无人可挡地冲向春风镇政府的招待所,也是她拆迁队的宿营地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