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urenlaobao2009的博客

以文会友,交流提高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农民,初中文化程度,自幼爱好文学。17岁开始诗歌创作,自娱自乐经年。

网易考拉推荐

潜规则(六十六)  

2017-04-21 11:27: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潜规则(六十六)


      随着吊笼轻微地一声与地面撞击,那些矿工终于如释重负地长出一口气。有人在晕黄的灯光下笑骂道:“日他娘地了,每次下井都是捏着一把汗,生怕这用了十几年的旧钢丝绠一下子给拉断喽。只要等到十二小时一过,咱哥几个就又从阎王殿里潇洒走一回。”。


    “呸呸呸,才刚一下来,就说这么不吉利的话,你也不怕阎王爷专门等着你。”,一个老矿工不满地打断他们。


    “其实吧,人这一辈子都是命呀?也不在什么吉利不吉利的。如果说几句吉利话就管用地话,咱哥几个就都做皇上了。每天搂着三宫六院使劲操,谁还下窑当这天天跟阎王爷打交道的煤黑子。”,一个年轻矿工同样不满老矿工的迷信思维。


    “我操,你们说什么都没用,还是老老实实干活吧。这俗话说‘人的命,天注定,胡思乱想不中用。命里有你一口,你就别想一盆’。根立,你还是打眼,那个新来的负责装车。老杨还是填药放炮。其余的几个原来干什么,今天还是外甥打灯笼---照舅。”,一个中年矿工以队长的身份颐指气使地分派着。


    很快,在到处滴滴答答渗水的低矮巷道里,李根立抱起他的那个风镐走进巷道的最深处,开始了煤尘横飞地打眼工作,老杨则慢吞吞地把雷管和炸药按照比例配比预备装填炮眼。其余的几个每人一根原木,预备支撑被炸药轰塌后的新的巷道。刘长生此刻还在初次下井地恐慌中没有适应过来,两条腿还在那里不听使唤的哆嗦着迈不开步子。


   “哎,我说那个新来的,在这里反正没有什么女人,你就赶快把衣服都脱光了吧,省得到时候一放炮,你再吓得尿一裤子。”。这个时候,才从眩晕中回过神来的刘长生,才发觉不知道大家什么时候,身上除了那顶放着晕黄灯光矿灯的安全帽之外,全身早都是光溜溜地一丝不挂了。


    “看见了没,这里到处都是渗水,你穿着衣服一会就是全身透湿了,赶快把衣服脱下来包在塑料布里放在那边的高台上就行。还有,你的那份盒饭,也要放好了,免得被老鼠先给你吃完喽。”,那个老杨好心地提醒着。


   “哎呦,这么深的地方还有老鼠呀?”,稍微定神的刘长生,一下子诧异地回不过神来。


   “哎,我可告诉你。看见老鼠你千万不要像在家里那样乱打呀?在井下,老鼠就是咱们的救命菩萨。只要它们一吱吱哇哇一个劲乱跑,那就说明不是要塌方,就是有瓦斯或者要开始透水了。这个时候不管你是在干着什么,都要拼命跟着老鼠跑。因为老鼠就是矿井里的活神仙,它们比咱人可能多了,个个都是能掐会算地未卜先知。”,老杨立刻卖派地对这个什么也不懂的刘长生继续教导着。


   “行了,你也别跟他瞎咧咧了。就你咸吃萝卜淡操心,你也不看看凡是老黄带来的人,有几个能撑过去一个月的。只要他命大,这些绝活他一天天都会慢慢学到的。”,那个队长看着大家磨磨蹭蹭地进度,一下子不满地先冲老杨发起火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